登    录

第三方登录

和讯西南房产

QQ登录

昆明板块重构:五轴七片呈贡新区有望产城互补

2015-07-20 06:50:53 来源:春城晚报

  联大街往东,雏形初现的昆明火车新南站两侧,两个工程地正在进行地基施工,这个在今年6月集中开工的东西广场项目,将于明年6月与新火车南站一起投入使用。联大路一路向西,是早已成规模的呈贡高教园区和呈贡体育训练基地。偏北,是包含了上海东盟大厦、环球中心、七彩云南·第壹城等在内的呈贡新城中央商务区。

  从2003年提出建设至今,12年的发展,呈贡的各个片区,已经从最开始的规划蓝图,逐渐成为紧密联系的有机体。12年,呈贡“城”长历练,也与其他新区一样,要交出“必修课”的答卷。

  角色:新城的中心吸力

  说到新城,最大话题点还是在其本身的承续上,因为“新”,它摒弃了老城区的发展桎梏,因为“新”,也具备对城市人口的莫大吸引力。无论是何种城市,新区的这个角色始终没变。

  为人口转移而来,呈贡新区指向产城一体化

  呈贡新区管委会2楼,在向泽涛的办公室里,他向记者展示了今年年初最新修订的《呈贡新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梳理完善》规划方案,身为呈贡新区总工程师的他,经历了新区十多年的规划变迁。

  呈贡新区规划历经几轮补充和完善,不过在他口中,产城一体化依然是新区规划一直延续的精髓。“为了更好地依托优势发展,2008年新区范围内几大产业园区先后托管给经开区、高新区等,让产业空心化规划更加需要强化产城一体化的支撑。”

  他表示,这种融合金融、信息、服务、教育、文化等多元功能的产城一体化,尤其是产业与生活服务功能,强化了呈贡新区在区域产业和生活服务的中心作用。

  事实上,这种中心地位也是近些年业内对于呈贡新区最直接的功能阐述。作为最初定位于承接昆明人口转移的直接区域,呈贡新区被看作新昆明发展思路下对城市功能区域定位的延续。“高铁等交通枢纽等运行后,新区的社会服务性体系功能,将是其最主要的角色定位。”滇池泛亚文化研究学会执行会长龙东林表示。

  “基于产业和社会服务中心的产城一体化角色,从最开始的规划变为现实。”上海东盟商厦一家国际企业云南分部的工作人员告诉晚报记者。这家从事旅游和商贸开发的国际企业,目前业务已经覆盖了整个东南亚片区。“明年昆明新南站高铁开通运行,业务预期增幅将达到两位数。”

  联大街往西,是最新梳理的规划方案的体育运动休闲片区,这个基于呈贡国家体育训练基地打造的休闲康体片区,也将东西同轴线上的高教片区、白龙潭中央公园、昆明火车新南站连成一片,锻造足够的中心吸引力。

    “迁移”的中心,城市进程中新区的使命

  实际上,对于城市新区来说,转接城市发展是其特殊使命,在开发过程中,她也逐渐成为城市的新中心。

  就在近期,传出北京市级行政中心将搬迁至通州的消息,国内一家机构梳理的名单中,全国31个省市区已经有34个城市以行政中心迁移完成新区的建设步伐。

  “城市新区作为主城承载的延续,其本身的政策倾斜和城市功能区布局,让其成为主城之外的新的增长中心。”在今年稍早,成都天府新区获批国家级新区之后,有业内人士就这样指出。

  无独有偶,与呈贡有着相似发展轨迹的郑州郑东新区最初建设中,由于仅龙子湖高校园和部分行政中心搬迁至此,也曾被认为是“中国最大的鬼城”。而其最新的一份年度发展数据中,建成区已突破100平方公里、人口突破100万人、税收突破135亿元,俨然已成为整个郑州的发展核心区域。

  呈贡的数据,也印证了新城核心吸力下的城市快速发展,2014年地区生产总值148.1亿元,以12%增速位列昆明市第一位。

  “包括交通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,基本上是新区的核心竞争力所在,这也是为什么能形成中心吸引力的关键所在。”基准方中昆明分公司总建筑师曹小军介绍。

  以西南片区四省市来看,重庆两江新区依托江北机场,成都天府新区则是双流机场和高新区等基建基础,而去年年初升级国家新区的贵安新区,未来也将逐步接过贵阳经济和行政中心的地位。而在呈贡,昆明火车新南站带来的高铁交通枢纽和产城一体化城市新思路,也再度成为昆明发展的中心吸引点。

    历练:产业支撑前进步伐

  新区建设,短则几年,长则十几年几十年,当一个新区从概念到实体。构筑的根本还是在其体内的各个功能区元素。而产业的支撑,也恰如这些元素的原子组成部分。

  区域基础,企业集聚带来的产商潜力

  产城一体化,基础还是十多年的产业和区域软硬件的积累。

  王家营一家物流企业内,几辆装载完毕的大型车辆正在排队等待登记出库。这个去年12月投入运营的云南最大仓储物流企业,依托这个建设中省内最大的铁路集装箱陆港基地,业务范围辐射到了周边的多个国际区域。

  “几年前,这个地方还是山坡、农田。”旁边小洛羊村的一位村民告诉晚报记者。这块依托经开区管理的片区,已经由联运大道、鸿运大道和呈荣公路等干道,组成了一个物流产业基地。沿着鸿运大道往南,则是吸引了统一集团、一心堂等企业入驻的新加坡产业园区。

  产业组团布局也带来消费和市场的新开拓。“新加坡产业园和洛羊物流园,近两年吸引了不少人居住和工作,不仅带热了周围几个村子的房租价格,包括周末健身休闲这样的市场需求也逐渐兴起。”洛羊片区一家体育休闲企业的负责人介绍。

  这一个片区,由产业衍生出来的住宿、消费行业也不在少数。“石龙路旁边一家农产品企业,还就近打造了一个生态农业休闲园,不仅吸引了周围的市民消费,一到周末,还有主城区的不少市民前来休闲体验。”

  对于新区,产业更像是城市区域发展不可或缺的推力。更大的印证点还在偏南的一个片区,“依托云南白药企业入驻,未来这一片区将打造成生物制药和康体为中心的核心产业区。”向泽涛向记者介绍。

  在此前一篇报道中就显示,该片区目前依托云南白药和云南大学等邻近优势资源,吸引了包括蓝光、俊发、昆百大等城市项目建造商,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的信息,未来该片区预计将辐射吸引近30万左右人口。

  殊途同归,新区难逃的产业“必修课”

  事实上,产业的推力也成为新区发展必修课。2013年重庆两江新区携手蒂森克虏伯新建汽车钢板厂时,有数据显示,规模将有望覆盖当年重庆400万辆汽车逾半的产能。作为西南片区最为成熟的一个新区,有数据显示,目前重庆江北新区已吸引世界500强企业中的129家,去年GDP数据也达到了1860.68亿元。

  而同样为云南近邻的成都天府新区,其产业在新区的角色更早显露。成都高新区南区作为四川信息产业示范基地,已吸引包括英特尔、富士康等世界500强的企业入驻。

  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一份针对2015年~2020年的中国城市新区发展报告中,未来城市发展过程中,新区将承载一半以上的企业转移承接。

  相比重庆和成都两地的新区,昆明呈贡新区存在差异,不过建设历程也基本异曲同工,对于城市功能区,无法逃避的一个话题也始终是产业带动的区域整体发展。

  “呈贡新区的发展布局,包括高铁等带来的物流、商贸优势,让呈贡有了吸引企业落户的可能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从洛羊片区中铁物流,到呈贡南片区依托云南白药打造的生物医药产业,再到信息产业园区浪潮集团牵头打造的云计算信息服务中心,呈贡近年的产业布局,犹如新区发展的“必修课”。

  创新:“啃掉”摊大饼难题

  有人说,呈贡新区从提出到建设,走的是一条省内城市从未有走过的路。一个原本没有城市发展基础的区域定位建设一个百万级别的大城市,这点来看,呈贡的确是有创新和借鉴意义。

  板块重构,五轴七片新区有望产城互补

  值得注意的是,呈贡对于昆明的角色,更多还是以一个创新者的身份出现。从昆明城市发展来看,受制于老城区的布局,昆明老城区一直“摊大饼”的模式发展,就算是开发稍微较晚的南市区,也受制于土地使用和城市区域蓄容等,无法真正意义上做到和产业的无缝对接。

  更何况,运行仅数年的南市区,也和老城区一样,提前患上了交通拥堵、城市容量过大的城市病。

  “呈贡新区的规划,脱离了老城区发展的束缚,在规划中更容易形成科学合理的把握。”昆明市规划研究院工作人员介绍,包括最新提出的产城一体化,也在各板块的重构中有实现的可能。

  你这在今年年初关于呈贡新区的重新梳理中,也可窥见一二。根据新方案,呈贡新区将规划以环湖路、昆玉路为主要交通轴,彩云路、古滇路、中央公园为主要发展轴,核心区为整个规划区的发展核心,而形成“一核、五轴、三带、七片区、三节点”的整体结构。

  “例如,依托高教园区打造的信息产业园,吸引浪潮集团等入驻,在发展信息产业的同时,也对高教园区的人才形成就近吸附。而借助高铁和泛亚国际铁路的交通起点优势,打造的国际物流产业园,除了增强云南与周边国际市场的物流联系外,对于提升高铁本身枢纽地位,也有相互促进的发展利好。”业内人士分析。

  产业和人口“互动”,呈贡先行尝试昆明组团发展路

  “互动”的产业模式,实际上缓解了产城一体化中人口和产业分离的难题。在过去几年昆明的城市化进程中,受用地等限制,产业布局一般远离城市主要聚集区,很容易造成的产业和人口的分离,“这一方面造成了主城区人口高度集中,同时也在产业片区形成居住空城的现象。”

  事实上,这种产城一体化的试验并不是没有先例。在昆明往北的杨林职教园区,借助职业高等教育的集中搬迁,曾规划过云南省青年创业基地,不过并没有形成产业带。

  虽然呈贡新区目前产城一体化面临着功能区分散、产业配套项目推进缓慢等问题,不过从片区本身来看,区域之间的产业和城市配套之间的互动,也为未来产城一体化垫下了基础。”从最初的各个片区功能区规划布局到不断的完善梳理,有方向性的产业引导,也让呈贡新区的各个板块有可能实现聚焦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组团式城市发展的模式已经成为主流,呈贡功能板块和产城一体化思路,也给昆明城市发展提供了一个直接的借鉴。根据《昆明城市总体规划(2011—2020)》,昆明市域城镇体系将由包括主城区、呈贡新区和空港新区在内的中心城区以及6个二级城市构成的城市网络,城市组团发展趋势明显。